有喧嚣,有落寞

所谓生存·感观

颠覆

北京的温度还在继续降着,三个小时的时间走过了几千公里的空间距离,跨过了三个季节的距离.

新的楼盘项目是完全另类的产品,百分百的旧砖瓦,百分百的旧装修,百分百的现代主义与古朴主义结合,如果说以往是靠靓丽的建筑色调和简洁的外立面作为品牌符号,在这里好像完全被颠覆了.

放部分照片出来…已经有一些演艺圈和文化圈的人预订了,..去做外拍或者写剧本的话,会是个激发灵感的好地方.


窗外
by airylea

窗外是片小草坪,还有个鹅卵石围砌的小水塘,这座房子是由原有的老房子改建,窗外的柱子是旧砖垒砌,也不再多做修葺了,保留斑驳裸露的样子.


室内
by airylea

对比够强烈吧,起居室完全的现代主义风格,很符合现代生活所要求的舒适度.


卫生间
by airylea

卫生间有些BT,完全是玻璃与钢的结合,顶部居然也用了玻璃…..不过好在山庄没有更高的地点,可以保证私密了,墙壁是典型南方民居的白粉墙.

据说,要达到的效果就是每天早晨起来没有闹钟,只有公鸡叫,狗叫,牛叫,和负责项目的陈总开玩笑说,这的生活真的是完全古朴了…..当人们好不容易住上楼房了,你们却去住平房,人们好不容易吃上自来说了,你们却去喝井水,人们好不容易穿上的确良了,你们却去穿布衣,人们好不容易吃上大米饭了,你们却去吃野菜…..


一个时代的阵痛

公司拍下了千亩新地,前几天开始从营销和产品设计两大块入手做项目定位,筹备组的同事做了个ppt,介绍城市背景等市调的情况;月初我刚好不在北京,没能够去这个城市去亲身感受,在我已经有的材料中知道,作为“工厂城市”,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才正式建市,人口不到200万;从提供的照片来看,宽阔的街道可以与北京的长安街相提并论,但车流稀疏,人流也不多,更没有多少常见的休闲娱乐场所,商业业态还停留在百货为主的时代,多沼泽,市民最多的休闲方式就是周末钓鱼。

城市类型上来说,是典型的“钱袋子型城市”,就像每个省都会把省会作为文化、政治、金融的中心,是第一大城市,而往往会把重工业等支撑省财政的行业集中在另外一个城市,由企业吸纳的第一代城市移民而形成了第二大城市。城市功能定位的差异导致了城市发展的失衡,比如省会并不直接产生物质材料,第三产业发达,聚集了很多省内各城市先富起来的一群人吃吃喝喝来带动经济,而做为“省级长子”的工业城市则承担了供给省会城市建设等责任,但长子本身却长得又黑又瘦,城市建设相对落后,更重要的是由于重工业的特殊性,往往还处于较为封闭的计划经济体制时代。

城市经济体系的定型,的不仅仅是制度上的体现,更影响了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在这个大背景下的住宅也就谈不上什么生活品味而言。因此,要是把一线城市以及部分富庶的省会姑且定义为新经济时代,那么二线城市往往还处于一二十年前中国的总体经济形态。

尽管有些大致的认知,会上筹备组同事介绍市调结果的时候还是让我有些吃惊,比如人均GDP、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储蓄额排到省内第一位,部分居民拥有2-3套住房,均质化严重,人均住房使用面积远远超过小康水平。憧憬一线城市生活方式,国内知名开发商的楼盘案名在这里都能够找到,虽然品质相差很远。

很多同事对这个新城市的生活咂舌——认为生活在北京的人无法想象这里的生活方式。其实就像一位韩国建筑设计师到了中国,觉得北京无论从城市建设还是人的思维方式来说,都像极了二三十年前的韩国,那么国内一二线城市之间的差距也无非就是五十步和一百步,韩国经历了阵痛才拼到了今天的经济繁荣,北京等一线城市脱离计划经济的管束也不过一二十年的光景,现在也正在经历着这种所谓的必须的阵痛——交通拥挤、医疗昂贵、贫富分化、思维震荡等等问题。

那么下一个二三十年,会不会就是公司正在进入的这些城市即将步入阵痛的边缘。


梦想怎么照进现实


by airylea
周末在陶吧捏软陶

周末和朋友去了鼓楼大街附近的一个小陶吧,吸引我去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想重温一下懵懂年代和泥巴打成一片的纯朴,如果时间来得及,顺便转转和CBD玻璃幕墙迥然不同的老北京胡同。打定主意后辗转到了目的地,虽在喧闹路口,入门却是一处僻静的小院落,青砖瓦木格窗,一下子从尘世遁入桃花源;进了屋子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年龄相仿的一群人,看来抱有“寻梦”想法的人并不止我一个。

好像每个城市都是如此,人们的思维已经进入了一个怪圈,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都盼着哪一天能生活在纽约、东京这样的超级大都市,每天享受着发达的资讯、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和身为其中一员的荣耀;于是怀揣梦想闯入首都和大大小小的省会,和这个城市一起打拼了十几年后,终于成了准“首都客”、准“省会客”,转回头忽然发现自己其实是很厌倦每天搭几十层的电梯上上下下的,而物以稀为贵,又开始怀念起了当初“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梦想过上诸如“农妇、山泉、有点田”之类的“原汁原味”的生活。

在追逐GDP的城市中实现这个愿望颇有些难度,市区内把已经寸土寸金的地段拿出来做这些“不产生生产力”的事情是有点过分,于是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林林总总的园林故居和山山水水,既能满足怀旧探幽的心态,又能带去些GDP数字,一举两得。

说到这里,好像梦想和现实总算搭上些边界了。我也曾经随着时代潮流去“怀”了几次“旧”、探了探幽,专门去了一些古典园林,不过俗话说“树大招风”,越是出名的园林景区去的人越多,反而破坏了古典园林应该有的幽静,再加上 “文化”、“遗产”这些虚一些的名分远不及GDP的来得实际,维护起来难免稍有些马虎;青山秀水也是如此,每到黄金周结束,都会在大小论坛上看到有N多人抱怨,要是一不留神,都能被挤得掉到海里去……但无论如何,我们这拨人总算是看到了些原汁原味的园林和山水,可下一拨苦命孩子的梦想和现实该在哪里一起碰头呢。

再回到开头讲的玩泥巴,在那里整整一个下午也没能盼到坐在泥堆旁“畅快”和泥的场面出现,倒是与垫板上花花绿绿“橡皮泥”状的东西斗智斗勇,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奔波于工作台和烤箱之间,每当烤箱“叮”的一声响,便一个个欢天喜地的奔过去,察看自己亲手捏制的耳环、项链、本•拉登以及若干绿色植物,虽然游戏和年龄相比显得有些“幼齿”,可也都一个个玩得不亦乐乎。

看来,我的梦想和现实say了声hi以后貌似再难碰头了,不过还能退而求其次,让梦想在现实的头顶时不时地“照”上几轮,望梅止渴吧。


殊途同源

我的本科是工科专业,毕业后离开了就业所面向的那个行业进入房地产,第一份工作在推广部,完全不同的领域让我把原本学到的那些专业知识连本带利还给了老师,仅仅毕业一年,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就已经成了呆在一边听天书的人了。但一些基本理工背景的研究方法却保留了下来,比如在研究物体运动的时候,我们会把研究对象抽象为一个只有质量而忽略大小的质点,在研究一般性规律的时候,往往还会忽略掉一些外部因素,创造出一种理想状态——没有摩擦力、可以匀速前进等等,再比如会把同一个事物放入不同的参考系统考虑,再再比如会先列出模型,然后附加边界条件……这些当初看起来很是程序化的东西其实是很考验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耐性的,坐不得板凳的人哪里能静下心来去揣摩这些东西,而偏偏我就属于不怎么坐得住板凳的理工科出身,所以当初离开这个本专业所面向的行业,心里是颇有些迫不及待的。

凡事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营销系统经历了不同产品类型、不同地域文化的项目后,一纸调令改到了产品研发,不再每天捉摸客户心理和推广策略,从台前的营销到了后台的产品,装模作样地研究起了“学问”,不能不说是对我当初“迫不及待”的一个小小“讽刺”。

早已被扔到爪哇岛的理工科思维方式似乎派上了用场,只不过以前是做具体的理论模型,现在改成了产品模型,把住宅产品放到城市这个大的参考系统里面,然后加入边界条件——比如城市经济总量、人口层次分布、人群行为分析、产业结构、中远期规划等等,总结出不同类型城市不同住宅产品的一般性规律;套用现在互联网和IT行业的热门话题——如果说通常住宅产品是1.0,那么加入了MIA计划的产品模型就成为住宅产品2.0。

再往下走下去,工作就变得更有意思了,如果用学生时代写论文的方式去写调研报告或者市场分析,Summary + Analyze + Appendix,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效果。

再推广开来,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但善变的只能是表现形式,最根本的分析方法和理论框架大概都是殊途同源的吧。


我们欠着谁的幸福


by airylea—上海、雨、车窗

曾经有个为数不多的纪实类电视节目《纪事》,有期主题叫“幸福在哪里”,在不同城市、不同地点、不同时段随机采访行人,问题只有两个,“你幸福吗”,“你觉得幸福是什么”,回答五花八门,生活在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很难在“幸福”这个词上得出完全一致的结论,看完这个节目让人感觉“幸福”是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词汇。

再次提起幸福这个话题源于这篇稿子,本想像模像样地描绘一下自己或者朋友的“幸福”生活,但初稿写到一半,觉得自己已经被“幸福”迷惑了,到底什么是幸福,现实中有太多的“幸福”被等同为“快乐”、“利益”、“权势”,可能幸福确实存有这些成分,但更多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将其扭曲为纯粹的“利己”——为了自己的幸福而追逐快乐、利益,陷入了狭隘的幸福。

三联出版社曾经出过一本书——赵汀阳的《论可能生活》,他在书中详尽地对比了“幸福”和“幸福感”以及“幸福”与“快乐”、“利益”、“权利”等之间的差别,最后给幸福列出了一个“幸福公理”,首先是行为本身没有目的性或者说是自愿的、自发的(自成目的),其次,行为的目标自成目的,也就是说要幸福是要“给予”的。如果从这两个条件来看,生活中很多貌似幸福的场景是很值得推敲的。

首先从追求幸福本身来说。在商业社会里,人们对权利和利益的追逐使得在评价幸福的时候往往会把它和“权高位重”、“家宅阔绰”这些表象牵连在一起,这种扭曲的观点使寻求幸福本身成为一种带有目的性的行为——腰缠万贯、富可敌国、权倾朝野,然后就会幸福;在这个看似符合常规思维的逻辑推理下,幸福成为了生活的拖累,更可怕的是,过于偏执的追求幸福已经抬高了对幸福的评判标准,即使拥有了幸福的条件,还是觉得不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年初发布了一份《2005年中国城市及生活幸福度调查报告》,在全国十大城市中,作为首都的北京市民月收入排到第三位,但总幸福度却排行第七,人情幸福度排行倒数第三。

再从行为的目标来看。人的行为一旦具有了某种目的性,或多或少地都会牵涉进一些“功利”和“回馈”,要么是物质形式的,比如金钱、实物,要么是精神层面的,比如一句感恩之言、一席肺腑之话。功利性心理给人的行为带来两种结果,要么是得尝所愿,要么是未尝所愿,从这两个结果来看,怎么都无法和享受幸福联系在一起。其实现实生活中有很多“非功利性”给予而幸福的例子,比如父母对子女的抚养,对子女而言是一种无私的、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给予,所以只要子女长大成人,不管有了多大的成就也好、一事无成也罢,只要在身边平安生活,抚养本身就已经是父母幸福的一个过程了。

说到这里已经有些眉目,我们对于幸福的困惑往往在于过分地强调了幸福的“利己”,不论是追求幸福的过程还是幸福的目的,总认为别人亏欠了自己的幸福;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正是因为这种带有功利的幸福追求本身抹杀了我们的幸福,给他人多一些“无私的”、“无目性的”给予,少一些功利性的索取,幸福就会自己更近一些。

看来,我们是欠了别人的幸福。


ZT 三言二拍:草根的胜利?歇了吧

来自keso

2006年06月03日
三言二拍:草根的胜利?歇了吧

晚上,新京报的一个记者打来电话,想问问我对新浪第一个访问量过千万的草根博客的看法。我一整天在外面上课,不知道此事,无法评论。新京报的记者就介绍了一下这个刚刚被新浪隆重推出的千万级草根博客,问我,这算不算是草根的胜利?

我的回答是,Page Views对于blog,对于所谓的草根blogger,毫无意义。100天,1000万PV,想说明什么呢?据新浪说,“这位外表俊朗、气质忧郁、行为神秘的大男孩既不是演艺明星,也不是著名艺人,仅仅只是一个喜欢在博客上记录生活和思想点滴的孩子。”这样的人,blog圈子里多了去了,新浪自己的blog上也不少,怎么偏偏是这位Acosta这么招人待见?新浪的公关稿在最后点题说,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为“新浪博客的造星效应”。就是说,新浪想让谁火就让谁火,想让谁几千万就让谁几千万,造呗。

立子怀疑,这个blog说不准是某个演艺经纪公司,为了推出他们的新人,联合新浪网做的一个局而已。我倒没这么恶意地去猜测,但我可以确信的是,新浪正在寻求新闻之外的新的内容源和访问量,blog似乎被新浪看成了下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

就算blog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被新浪这么个压榨法,估计很快鸡肠子都会被压榨出来。真正的草根会发现,新浪把所有的资源,全都给了他们想要捧红的人,而普通用户,只不过是他们想要的一个注册用户的数字,除此之外,再无价值。新浪的资源,足够用来捧红几十个明星,但他们永远无法捧红100万个草根。如果一定要说,新浪的所谓千万级博客跟草根有什么关系的话,我只能说,这是草根的恶梦。

我一点都不怀疑,过段时间,新浪还会鼓捣出一些新的动作,用来忽悠媒体,忽悠用户。只不过,这一切跟blog毫无关系,草根们还是洗洗睡吧。


理性思考,感性生活

undefined

总觉得理性的东西是最累的,你得不停的转动大脑,调集所有你曾经积累的经验;感性相对来说仿佛轻松些,有种随心所欲的奢侈感。

矛盾吗?不可调和吗?

可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的就是点滴的智慧去化解理性与感性的罅隙。


Carry On Till Tomorrow – Badfinger

贴一首歌,就是右边radio正在播放的音乐,Badfinger的Carry On Till Tomorrow 。

Carry On Till Tomorrow – Badfinger

In younger days, I told myself my life would be my own
And I’d leave the place where sunshine never shone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rising sun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Carry on till tomo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Beyond the shadows of the clouds and onward to the sky
Carry on till I find the rainbow’s end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rising sun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Carry on till tomo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Drifting on the wings of freedom, leave this stormy day
And we’ll ride to tomorrow’s golden fields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rising sun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Carry on till tomo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And when the heavy journey’s done, I’ll rest my weary head
For the world and it’s colours will be mine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setting sun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Carry on till tomo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角儿,都是角儿

晚上和朋友去剧场看了一个小话剧,名字很北方,《角儿》,没有了高高的戏台,观众席围坐在空地边,让这部“严肃喜剧”没有了距离感,只不过开场前绕梁的京剧伴奏和这张京味儿十足的赠票单,让南方来的朋友弄不明白这到底是场戏还是话剧了。

故事并不复杂,但是意味悠长:一个希望投资话剧的农民,五个个性鲜明的导演,一个梦想着一夜成名的女演员……几个有故事的人因为一个骗局走到了一起,又因为同一个梦想而留了下来,他们最终选择齐心协力完成一场话剧的演出,却并不知道自己也将完成一次人生的蜕变。里面也爆出了很多演艺圈的潜规则,比如选女演员要和导演单独“喝咖啡”、投资人是养猪的农民、导演怕投资人不顾艺术等等。

进门后拿到一张宣传单,列满了演职人员,杨立新、李勤勤、迟帅、魏翔……看了半天也没有个所以然,不过开场后总觉得几个演员都很眼熟,直到演出结束了才回过劲儿来,李勤勤原来就是《大宅门》续集里面演白七爷不争气儿子的夫人的演员,迟帅这个阳光大帅哥就是《一米阳光》的俊朗率真画家米拉、《金粉世家》中细腻专一的翩翩贵公子柳春江也。

演出结束才知道,导演是个大男孩,这部话剧应该是小制作成本,而且这么多80年代的演员和老演员一同出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在提携新一辈话剧人才了。

中国电影的商业化,已经让电影走上了一条不伦不类的路,话剧的商业化,不知道会把传统的舞台话剧领到哪里,不过,里面的李勤勤据说是零报酬出演,就是为了培养下一代青年人,嗯,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努力最终会不会如愿以偿。

走出剧场才有些后悔,应该在结束交流的时候,找他们合张影的,不为追星,为他们的精神,这才是角儿。


可惜不是你

昨天和朋友去了在国贸对面建外SOHO的一家酒吧,名字忘记了,其实从到了北京以后,就一直很排斥酒吧,总觉得在城市里的酒吧像一群孤岛,大家都是因为迷惑或者欣喜才会凑到这里,很容易让沉闷更沉闷、高兴太欣喜,不过最后让我缴械的是朋友说里面来了个有签约公司的驻唱,而且唱得很有味道——我将信将疑。


airylea
NOKIA

就是照片上这个瘦瘦小小的大男孩,几曲略带忧伤的曲子后才发现,周围的几个人都是圈里人,一个是和金海心同时出道后来又离开歌坛,一个是制作公司的老板,还有几个也是这词那曲的制作人,而这个大男孩,居然就是梁静茹这首“可惜不是你”的曲作者,大名叫曹轩宾。休息的时候和他聊了几句,原来这他还曾经是王心凌、王力宏一些专辑的制作人和曲作者,不过,港台成熟的商业运作削弱了很多歌曲原有的韵味,反倒是他现场唱的这些没有收入专辑的歌听起来更好些。

细想好像不止是唱片这个圈子如此,所能见到的能和“商业”二字搭上关系的领域无一不是“品质”与“市场”平衡的产物,有人说“两只蝴蝶”、“刀郎”是中国流行乐坛的倒退,其实倒退的不是词曲作者,也不是制作人的审美水准,只不过他们是有些违心地迎合大众需求罢了。

就如地产,建筑师和地产商永远是跷跷板的两端,地产商直接面对的是大众的需求,比如户型、地段、立面等等,都是特别实际的生活必需,所以开发商在某种程度上说,更像是大众主流消费的风向标;而建筑师更多的时候好像抱着艺术不放手,以对待艺术的心态去处理建筑设计,所以才会有了形形色色的LOFT、个性化私家别墅,其实虽说艺术这东西源于生活,但毕竟仅仅只是“源于”,谁肯生活在一个“十分艺术”却没有生活味道的房间里瑟瑟发抖呢。

所以,对于把生活置之度外而被市场抛弃的生活资料来说,我们只能抱歉地摊摊手——可惜不是你。


浮躁@CITY


all photoes taken with my NOKIA

以往衡量一个人是否到过北京,标准往往是有没有穿回一件“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劣质白体恤,是不是拿回一个毛主席纪念堂的参观票,是不是拎回了一个印有“王府井”字样塑料袋的物件。当社会走过了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长城成为了一个民族的图腾,毛主席成了一个时代意识形态的象征,而作为当时商业聚集地的王府井,则随着城市拓展和商业转移“被市场遗弃”,除了得名的一口古井,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印记,成了这个浮躁时代的“一斑”。


表骂我支持盗版事业

无极。。。。
被恶炒了好几年,可最终却是个粗糙模仿好莱坞制作的鸡肋,看得出陈同学还是很希望能够制作出些大场面,可又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所谓的后期制作甚至不如低调许多的《情癫》,尤其是谢同学,我认为凭着《新警察故事》里的张狂表现,让吴彦祖同学演这个角色更好些(表说我是在拍吴彦祖之超级粉丝vivinnie同学的马屁),所以,表骂我很牛芒地支持了回盗版事业。

情癫。。。。
看完了情癫,我终于知道了星爷的苦衷,原来弃演员当导演并非他本意,而是实在没有了适合星爷的导演,就只好自己出来导片子了;这个情癫,放弃了大话原有的“星式无厘头”,彻底扑入了新新人类的“谢式”风格,彻彻底底地嘲弄了曾经的大话迷们;so,表骂我很牛芒地再次支持了祖国盗版事业。

金刚。。。。
金刚还没有看,可在路上已经听了无数评谈,据说首映式灰常8错,徐博客同学甚至不忍心看结尾就跑了出来,让我在对06贺岁电影失去信心后又一次有了去看的欲望,可是临近回家,,,我要不要再牛芒一次支持一下盗版事业nei? 😳


从麦当娜的BRA到杰克逊的NOSE

平媒约稿,勿转。

从麦当娜的BRA到杰克逊的NOSE
文/airylea

  朋友曾经得一只乌龟,就像有中国国籍的叫中国人,有日本国籍的叫日本人,这只貌似不起眼的小家伙大概是巴西国籍的,因为它叫巴西龟,个头不大能耐却不小,首先是凶猛,食谱广泛,据说已经被列为国内头号危险外来物种,其次是经饿又经活,千年王八万年龟的谚语就不用说了,偶尔粗心大意忘了喂它,十天半个月想起来再看,还是活蹦乱跳的,朋友说这得归功于人家懂养生,新陈代谢速度慢,能量消耗少,所以才持久。

  人说中国是最善于总结的国度,在这乌龟王八的吃喝拉撒上挖出了养生之道,再经禅宗的升华,变成了人生的哲学之一,说生命资源是有限的,得讲徐疾、知进退、善攻守,厚积薄发方能持久。听起来挺高深,其实无非是告诉你人这辈子得讲究细水长流,有了劲儿不能一下子使完,过早则“强弩之末”,过晚则“少年碌碌”,在某一方面过于强势就必然会在其他方面存有缺憾。

  听说过无数“少年得志”、“红颜薄命”的故事。小时候有本书,里面介绍了N多大学少年班的成才往事,被老师们在家长会上备加推崇,每当犯点什么小错,总要把英雄们小时候那些七荤八素的故事翻出来做案例,让难兄难弟们颇为不忿—— (更多…)


wp有了中文网站?

看看这里 www.wordpress.com.cn,难道是wp在国内开设了blog托管服务?
今天早晨上去注册了一下,模板很丰富,目前的几个wp theme都在选择范围内,
不过功能好象有些简单了,增加了流量统计功能,
想脱离国内托管商又暂时不打算做独立blog的话可以去尝试一下,
只不过上面还看不到关于www.wordpress.com.cn的介绍,数据的安全性能不能得到保证也难说,
不过可以先上去体验一下哦。


重庆嘉年华

和很多厌倦城市生活渴望行走自然的都市人相比,我算是个异数,很久以来,我一直喜欢在城市间不停地穿行。在城市,我近乎放肆地享受它们的车流、人海和携带着不同味道的空气,偶尔的离开也会给我带来一丝惊喜,欣喜过后却是茫然,朋友说我就像《马达加斯加》里的那个狮子Alex,注定只适合做一只城市动物。

我乐于享受城市,却总是怀着一丝敬畏走到每一座陌生城市面前。对我来说,新城市就像一个大容器,而我不确定自己将在这个大容器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会遇到什么样的每一个你,会发生什么样或喜或悲故事,会不会无所适从,会不会想起上一个城市的你我他……

面前的重庆也是如此。

第一次看到重庆时我们彼此还有些躲闪,阴郁的雾气让我看不清她的脸,我试探地走近解放碑,掠过朝天门,走过南滨路,守望着渝中的灯火在雾气中慢慢耀起泛些许朦胧的眼睛,就像嘉年华开场前短暂的清场,灯慢慢亮起来,人却稀稀疏疏,期待着即将到来的下一个人声喧嚣。在一次次地走过不同的单行线后,我不再是一个陌生客,重庆也慢慢收起了她的面纱,眉眼间蔓延着的满是亲切。

我怕辣,倒不是过不了喉咙,而是后面的几天胃会很难过,所以在遍地美食的重庆,我不能大快朵颐,只有用眼睛去侵略重庆的每一丝光鲜,轻轨便和我成了一丘之貉。

刚刚晚上8点钟的光景,轻轨站里已经冷清了下来,指示牌上不停地闪着列车信息,还有5分钟等待的这班车就要进站;我踩着黄色警告线一点点地交替着脚步往前移,走到一端再折回,时而会有一只脚踏到黄线以外,踏向安全的一侧,更多的时候是靠轨道的一边;这是在地铁站养成的习惯,遇到有隔离门的线路,头便会“砰”地撞在隔离门玻璃上,而在这只有两条空轨道的轻轨站,忽然想起没有了最后的那道安全遮拦,有些惊慌地环顾一下,还好没有走进危险区,只不过在这座安逸的城市里,没有那么多人如我这般折折转转。

在黑暗中穿行的地铁,窗子上永远映着车厢内那些或垂丧或欣喜或茫然的表情,不管多好的心情会被这些变形的面孔侵吞得一丝不剩了。在轻轨里,我仍然习惯性把眼睛漫无目的地抛向车厢的另一端,斜视着那一排乳白的手拉吊环,车厢里稀疏的乘客三三两两兴致勃勃地指点着窗外,才想起这轻轨是穿行在城市灯火之间的,窗外应该是和地铁迥异的一面,扭头却是满目的虚幻,轨道的昏黄混杂了远处的繁华,一切都变得有些不真实了,忽然有些神经质地期待着些什么,比如自己搭错了方向,或者是车厢里霎那间昏黑,可这仅仅是一丝幻影,车子还是在稳稳前行;或许生活就是这样,不停地给人以惊异,当你期待生活有些变故,它却往往波澜不兴,却又在你享受平静的时候生出涟漪。

呵呵,不管怎样,生活是公平的,或许带着期待的心情去欣赏每一个站台、每一处人流聚集,就会在意外间收获些什么,尽管这“意外”本是生活应该平衡给你我的,毕竟意外总会让人惊喜并感恩于生活。


say goodbye,长沙

从长沙赶往机场已经是晚上5:30,又见到斜拉大桥一样的机场收费站,不过这一次是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匆匆地赶到又匆匆地离开,这一天一夜的长沙之行,白天都在忙碌,夜晚却无法看清长沙的真面容,谈不上对这座城市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只是礼貌地say了声hi。

亲密接触?
下次吧。


文化&建筑


长沙国际新城一期准现房了

岳麓书院

居住改变中国论坛

公司在长沙的楼盘打出了“为年轻的长沙,为文化的长沙”作口号,把建筑与文化捆绑在一起,把已经金盆洗手的安藤抓到国内做一起设计师,又到湖大做了场学术show。安藤在设计这个近900亩长沙国际新城项目的时候取了书院布局为意向,所以把居住改变中国的论坛放在这座学府的岳麓书院中,而取“大成殿”这个地点更是为“城市梦想”蒙上了一种理想主义色彩。


峰值&低谷


photo:渝湘四日之三——长沙金源酒店·摩天轮

我们善于在最低点仰视上方,却从来不会在顶点思索下面的生活。


距离


photo:渝湘四日之二——杂锦

第一次坐轻轨,第二次到重庆,第三次到解放杯,
在这座满是单行线的城市,两点间最近的距离大概就产生在轻轨线之间,
就像你我之间,
眼前浮现你的身影,却要百折千回地巡着单行线才能碰到一起,
原来,最远的距离,往往只在咫尺。


城画六周年的麦兜兜

6这个数挺吉利,封面挺喜庆,可就是不是整年,没有逢五逢十那么隆重了,
可这期六周年专刊,作的有点太粗糙了。


张杨和他的《向日葵》

昨天晚上张杨在三里屯的“3·3”作新片发布,其实叫影迷见面会更贴切些。
《爱情麻辣烫》、《洗澡》、《昨天》、《向日葵》,
直到见了真人才发现,这个名叫“张杨”的导演其实丝毫不显张扬。

本以为会在顶层的空旷会议室或者演艺厅之类的地方,
一直到了三层也没发现发布会的气息,
逮住一个营业员小姑娘询问,刚拿出票就被几个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小姑娘围住,
其中一个高中生模样很小心地问“叔叔,把这张演唱会的票送我吧”,
ft,我这么老了?

到了现场才发现,这里其实是CCTV3《综艺快报》的特别节目——影迷俱乐部现场,
只不过是把室内的摄影棚搬到了室外,
我赶到的时候前几排已经坐满了人,手里举着或大或小的“塑料巴掌”和荧光棒,
还有几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新新人类小女孩聚在观众席的一角大声地说笑,
有些疑惑了,张杨的电影“很北京”,里面玩的说的吃的都有股子怀旧,怎么能吸引这些新新人类驻足。

访谈开始前先是暖场,
三里屯很火的“北京男孩”两支摇滚乐一响起,台下的新新人类就尖叫起来,
有的还大声喊着名字,看来是他们的铁杆fans了,
接下来是哼着《自己美》的小姑娘,
接下来是“舞僧团”,
接下来是……

已经过了这个年龄,好像没有对“星”们的狂热,
转过头,听着周围或年老或年轻的议论,
好像前一天的请来了王蓉李湘之类的,
是不是我的脑袋锈住了,所以才对“星”不再敏感?

张杨的出场好像不大容易,
先是放了他老电影的几个片断,
然后是新电影的片段,
恍惚中好像有孙海英,还有曾经的陈冲,
好像拿了某个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和最佳摄影,
然后张杨和女某号演员出场,相互说着类似于吹捧的话,
他说向日葵是最具生命力的,
还说它总是把花朵向着太阳,
还说……

而我的脑子早已经溜了号儿,
分不清哪里是向日葵,哪里是舞台耀眼的钠灯。

ps,ps:
徐静蕾,像不像关之琳?


争·让

《大染房》陈寿亭:
“男人和女人在一块与男人和男人在一块不一样,两个男人在一块只有一个字“争”。家驹一样看似一个甩手掌柜,其实他贵在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贵在一个“让”。”


冗噪城市也有风景


(Photo Taken From 北京,后海)

也许你会说,只要离开城市,
所有的风景都能让你雀跃不已,
不管那盏灯是十年还是百年,
那面墙后的人家是来自帝王还是百姓,
也不管手中咖啡的味道是熟悉还是陌生;
其实,每一个城市都有她自己的风景,
那份独一无二的自由自在,来自心底的一丝静谧,
焦躁也好,浮华也罢,城市的精彩总是要靠自己去捕捉;

再冗噪的城市也会有风景,
就像山野里的百合,也会有春天。


我要我的音乐

每当我听到“音乐”这个字眼,耳边就想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Music Radio,整点都会有爱戴(萧亚轩??)的那首改编曲,最后一句就是“我要我的音乐/我的音乐我的世界”。

我的出生日按照星座来分是双子,我不怎么信星座,甚至有些怀疑它,只是对双子的分析倒是有几分信服,双子总是飘忽不定,喜欢的乐曲风格可能在一天内变几次,所以我的blog背景音乐也跟着翻来覆去地重置,时而安静时而热烈,不过安宁静谧的曲子总是有它长久的魅力,变来变去,最后还是选定在一组钢琴曲,曲名附在下面。

在blog里放置音乐的方法有很多,可以播放一首也可以多首联播,我选的是在一些“播客”网站上建立自己的“音乐夹子”,然后在这里调用代码就ok了;播客网站也有很多,现在我用的是“播客天下”,就是以前的“收音机”网站,它的后台界面与blogcn很类似,对于以blogcn起家的blogger来说,比较亲切,容易上手使用,建立自己的post后,后台有个“网页调用代码”,选择自己喜欢的style,把代码插到自己喜欢的位置就可以了。

我的背景音乐是放在页面的最下面,不过最近“播客天下”好像在扩大自己的宣传,每次打开blog的时候,都会弹出它的广告,很头疼,正打算找新的“播客”托管。想想以前的blog也是在免费托管商的,总有或者或那的毛病,于是不得不跳出来自己申请空间和域名;blog安顿好了,又轮到背景音乐,不会也要把音乐放到自己的空间里吧,可每月的流量有1.5G的限制,很头疼。

01.none-若彤的对白
02.落叶
03.talk1 若彤的对白
04.谁-将爱情进行到底
05.talk-乐言的对白
06.冬季恋歌
07.Canon
08.印象
09.分手总在雨天后
10.I am sorry
11.回到过去
12.大城小事
13.我愿意
14.月半小夜曲
15.Say Forever
16.白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