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喧嚣,有落寞

I’m fine.

“紫禁城里的沙面嘉年华”迁回原址,即日起将去掉“紫禁城”。

从广州到南宁,到桂林,到重庆,到北京,再回到广州,这一“迁”便是五年,也经历了从托管商的免费blog到现在的付费空间架设blog,只可惜几次迁徙丢掉了很多只言片语的post,当时觉得过于婆妈,现在翻看起来其实是最弥足珍贵的,往往很多新东西新想法都源于日常的点滴积累。

离开北京还是有点不适应,除了生理上要开始忍受溽热与潮湿,心理的落差更加难以短期平衡,从国内最具商务活力的CBD,到现在的广州式“平民”生活,如果说以前适应广州的语言和生活习惯都只是暂时的“生活技巧”,那么从现在开始,粤语与广式生活方式都将完全成为“生存工具”。

在广州的家暂时安顿在越秀区,住在省政府纪念堂附近,相比天河的“新”,这里大概处于新旧交替的中间地带,东面是新商务经济的代表,西面是西关风情之地。

工作比较繁忙,不过,生长的感觉不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