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喧嚣,有落寞

只缘身在此山中

还是在北京的时候,住18层,无论天气多么晴朗,每天早晨起床拉开窗帘,便可看到楼下的道路上像是被罩了一个灰色的外罩,一直伴随着道路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这就是传说中的汽车尾气污染。走在马路上,尤其是春天有风的时候,稍许温热的空气会伴随着一阵阵的微尘吹到你脸上,只需要一天,衬衫领子就渍上了汗迹。想想这个城市的堵车、人多,如果在工作上遇到那么一点两点的烦心事,总会让人有忍不住有种崩溃的感觉,所以才有“五一”、“十一的”北京空城——外地人奔北京旅游观光,北京人却急着逃离这个城市去呼吸新鲜空气。

除了“围城”说以外,“身在此山中”恐怕也是原因之一。身边很多人提起故宫、长城这些北京的老家什,上一次去大多还是学生的时候——空闲时间大把,而且不确定是否毕业后会留在北京,这时候去长城都属于“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类型的,还有一部分便是趁寒暑假到北京中转回家的学生,中间停留的几个小时也要跑出车站到天安门的大广场“呼吸两口首都空气”。然而真正留京或者调动到北京工作以后,基本上就把看升旗、颐和园和故宫扔到爪哇岛去了,只有朋友亲戚来北京短暂逗留的几天才被拖着去完成陪游任务的。

离开北京的这段日子,我又一次犯懒了,广州的大街小巷哪里都没有去,每次都会把周末安排好活动计划,每次周末的闹钟响起来,都是一巴掌按住,翻身继续大睡。新东家吸引我的优点之一是无数“免费”设施,然而到现在一样儿也没有用上,“没有衣服”、“没有时间”、“没有同伴”、“没有心情”、“没有……”;看来公司福利待遇不能再作为甄选东家的标准之一了,在我这里它和老板承诺的加薪或者提职有一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