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喧嚣,有落寞

噢,这世界

最近的几篇blog都提到了北京,有意无意地对比到了现在生活的广州,过去两个多月了,再回头翻看这些post,只言片语间挡不住的是留恋;曾经有人描绘纽约“爱一个人就把他送去纽约吧,那里是天堂;恨一个人也把他送去纽约吧,那里是地狱”,现在想想,北京,大概也是如此。

生活还是像往常一样,在不停地穿梭中荏苒着每一寸光阴,失去的东西渐渐找到了新的填充物,早晨9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找新铺柏油的路面看新画的交通线,找现代感十足的写字楼跑进人流稀少的商场吹冷气,在过街地铁通道里听流浪歌手空灵的吉他,嘴里偶尔也会蹦出两个“鸟语”,然后自己会钦佩自己一下,又有了些进步。

遇到挫折,脑袋里第一个念头是“逃”,或者说是“避”,年幼时的勇敢仿佛成为莽撞的代名词,新入职的时候做过性格测试,每勾一个选项就了解自己多一点,测试完毕虽然没有得到结果,但已经心照不宣——虽然经历过“漂”,甚至期待着“漂”,但内心深处和漂直接的距离已经愈来愈远,或者说已经没有那份勇气了。

间或行人走过的过街地铁通道,面庞很北方的吉他手,伴着轻碎的和弦——“噢,这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