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喧嚣,有落寞

Latest

一起走


2013.07.17迷幻
谁看清楚了我,我又看清楚了谁.


2013.05.05怒


生活难免千疮百孔,关键要hold住!


承载若能平静,随波逐流也是种短暂的心境。


人生的差别,不过是大旋木和小旋木


生活的色彩本该五彩斑斓


水村山郭酒旗风


2013.05.04BEIJING
这里是北京。


2013.03.26层次
一直觉得风景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视觉上的层次感,即便仅仅是一片幽幽的绿,或者仅仅是一爿汪汪的水,个把光影折射再反射,便出现了斑斓。生活大抵也是如此吧,所谓的平淡,可能是因为缺少了角度和层次,转个视角便是花团锦簇。


2013.03.24音符
贪晚,早晨起来还有些惺忪,折尺一样把身体从床上挪起来。餐厅很别致,一根椰树撑起硕大牛皮伞,饭毕靠椅欲寐,却看到一串悦动的小音符,间或进来新元素,顿时来了兴趣。原来是伞外横了一根电线,数只雀儿在上面休憩,尾巴翘点,时不时点点头,雀跃雀悦,大概是从这里讲起的吧。


2013.03.23暖意
晚饭后在海滨路边走走,暮色在视觉上掩盖住了白天并不完美的沙滩——这里有粗砂、海沫、甚至是略黑的海水。一对璧人牵手漫步,按下快门的瞬间现出暖意。原来,再不完美的事物也有完美,不是因为暮色,是爱情。

弹指间


2012.07.14
保持战斗姿态?


2012.06.23
万般皆粉墨


2012.06.15
薛涛井


2012.06.08
不安来自于未知,安好源自于心态。


2012.06.01
有你陪伴

2012.05.21 Wait.


2012.03.29春天里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2012.03.20
有时候,倔强是骨子里的生活沉淀。


2012.03.07清
刚刚露出了一丝春意被打断,不管是重庆、上海、杭州,或者武汉,一条长江水系养出来“冬冷夏热”的脾气秉性,春天稍纵即逝,几乎是一步进入夏天。但也只有这样湿冷阴郁的天气,盆地里的这厢才能养得出火辣锦致,出海口的那边才能容得下冷郁入微吧。


2012.02.22所谓姿态,所谓范儿
姿态在外,模仿与被模仿;范儿在内心,是千年延续下来的精神火种。

心无间

断桥简荷
2011.11.08断桥简荷
“残阳、简荷、断桥、暮色”,竟然和“枯藤、老树、昏鸦”一般情境。

思
2011.10.25 思

各种谈
攀谈

各种谈
攀谈

专注
专注

匆
2011.10.24匆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

悬
2011.10.19自若
全程住马代的水上屋有时候需要些勇气,除了钱袋表示鸭梨大,半夜听海风吹着茅草屋顶,以及夜雨中木板发出的各种咯吱声。

落寞即新生
2011.10.18
凋零是新生命的起始点。

一抹亮色

刘文彩庄园-砖雕
2011.08.16
烟华旧梦

刘文彩庄园
2011.08.15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doubanclaim580c6d432993854f

零落
2011.08.08 零落也是种心境。

自由是件奢侈品
2011.08.01
随心所欲是件奢侈品。

马尔代夫-酒店
2011.07.29sorry
几个礼拜没登陆,积攒了四位数的垃圾留言,升级新插件,不小心删掉了正常留言。

深呼吸
2011.06.22深呼吸
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全世界有最清新氧气.

流淌的自由
2011.06.01自由
你有遮蔽世间的雾障,我有流淌蜿蜒的自由。

翠生生的宁静
2011.05.23宜宾-竹海
撕破冗躁的禁锢,便得翠生生的宁静。

守候
2011.05.09守候
守候,并不是被动地等待,而是在经历了千折百回然后等待结局的到来。(马尔代夫的“小黑”船长)

历练
2011.04.18历练沉淀
马尔代夫古清真寺。这些珊瑚虫经过万年沉淀才幻化出礁岛,在经过研磨浇注成石材,又经过400年的风雨,仍然呈现出唯美的纹络。对比起这些小生命,我们的历练算不得坎坷。

朝若云霞暮成霭
2011.04.13朝若云霞暮成霭
是朝霞还是暮霭,是云开还是雾来?这些似乎关乎左右的事情,其实只是心境作祟罢了。

繁花一现
2011.03.29繁花一现
地震来了,海啸来了,核辐射也来了,这个蓝色小星球不知道能否挺得过玛雅的一句语言。或许生命有轮回,或许时光可逆转,以失恋的态度去恋爱,以悲怆的心理去生活,也许会得到更多的惊喜吧。

马尔代夫-日出6
2011.03.23不好的总会离开
在日头喷薄而出的东边,有些微淡的浮云飘开,衬在地下的黑雾散去,等待着马尔代夫醒了。

马尔代夫-云3
2011.03.20云倦云舒
时间不会随着心境停留脚步,风动不会随着意念改变行程,除了思想以外,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随心所欲”的物件了吧?!所以我喜欢拍云,在不同的地方不同时间,快门的丁点儿差别,都会有不同的眼界,比如这马尔代夫的“鳄鱼”。

马尔代夫-日出10
2011.03.19 幸福就是苦难的时候也能缩在一起
马尔代夫的小岛上都不允许带贝壳或者珊瑚出境,居民也有保护海洋的习惯。清早在海滩上守日出,见到这两个小东西,正要拍照的时候,清理海滩的小黑以为我们要伤害它,慌忙NONONONO地向我比划着。Easy man,just take a photo。

独家记忆

海豚

12.12 马尔代夫的小精灵

在海上逡巡了三个小时都未见你的踪影,在返航途中却突遇惊喜;
你围着我们跳跃、嬉戏,
或许是表达善意,或许是受到了我们的惊吓,
连同你栖身的这片蓝海,
我一样的不懂。

拨云现日
09.25拨云现日
压抑又闷热的夏天过去了,神清气爽。

我坐在“灯火”下,看城市的衰弱
09.17长沙
我坐在”灯火”里,看城市的衰弱。
在长沙一周了,这次没有被辣椒击倒,中秋前一天飞回上海。过月饼节。

弈生
09.06局
棋如人生,人生如棋。
繁花朵朵的背后,总有会博弈留下的斑驳残局。

09.05
doubanclaim673889562ec67b9a
气温还没有明显降下来,但已经有了秋高气爽的模样,空气中有了秋的味道。

刹那芳华
 09.02 刹那芳华
最长春的记忆,在那段皇宫里的刹那芳华。

新里程
08.29新里程
工作岗位有了变动,期待新面貌。
因为某些原因,打算把原来的独立博客空间停掉了,域名指向了msnspace,
这个blog开开关关的折腾过好几轮,还是删掉了鸡零狗碎的牢骚,看图说话吧。

沈阳北陵
08.26沈阳北陵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花雕
08.24花雕
理性的爆发,是对情绪最好的宣泄。

风狮爷

08.23风狮爷

所谓信仰,只是少数人心里的机缘。

三亚
08.20三亚
散去苍白,换得黝糙。

夕阳
08.19镜泊湖
长白山之行遇到暴雨,吉林遇到化工原料入水,意外地变更到了镜泊湖,却在这里找到了灿烂。

Hello,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

 

开始blog是在2004年10月,

在经历了国内外无数免费blog后,在2007年有了独立的空间和域名,

很可惜,这次丢掉了过去7年多的所有文字和图片,

从新开始吧。

 

2011年3月16日

2004年10月1日

钟伟:全国房价平稳上涨5%左右

分享一篇文章,是公司组织的一次品牌活动,邀请了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3月19日在“大局与趋势”——2010中国房地产(无锡)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
今天主要和向大家分享三个话题。

第一个事情:在过去的两三个月国际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美国在挑起事端,陆续打了三张牌。

第一张牌:让我们了解希腊、爱尔兰等国有财政问题,他们的财政赤字的情况是比较严重的。因此,公众对于欧洲经济的前景,对于欧元的信心开始趋于恶化,其结果是资金又从欧洲向美国加速回流。根本的理由在哪呢?美国金融一季度金融体系相当脆弱,财政赤字占GDP的占比10%,美国现在缺钱,通过他们这样一件事情告诉大家一个清晰的信息说“欧元高估了”,并且把高盛当初帮助这些国家掩盖的事情捅出来了。

第二张牌:把丰田事件无限扩大。通过三年前的丰田事件的老帐,使得国际社会对于日本制造的信心和品牌开始有所恶化。其结果是,美国声东击西,现在由于日本出了丰田事件,公众对日本的信心下降,市场份额迅速地向美、欧倾斜。

第三张牌:打中国,人民币汇率问题。很蹊跷的,一堆经济学家,一帮人突然之间像醒过来说,中国人民币被低估了,原因是中国有贸易顺差。睁开眼睛看一看,德国的贸易顺差50年了,日本30年了,到现在中东国家贸易顺差相当多年头,贸易顺差和货币高估和低估没有关系,中国有这么多的劳动力,我们很关注。

第一打欧洲,要资金;第二打日本,要市场,要把竞争对手搞下去;第三打中国人民币,使中国追赶美国的步伐放慢一点,无非就是这些事情。

第二个事情:怎么看待中国今年的宏观经济。

今年中国的宏观经济也可以简单概括几点。

第一,全年经济增长保八没有任何悬念,不出意外的话会超过9%,大约9.2%至9.5%。四个季度的经济增长方面,第一个季度高于10%,第二个低10%,第三个季度是9%,第四个季度是8%。CPI离总理制定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09年是四个季度,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好,今年也不会差。

第二,投资基本持平,略有下降,其中对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所谓的金融风险不能够无限的夸大,这些风险是可控的。消费持平明显下降,外贸有明显的好转。去年8.7%或者9%的经济增长,三大动力的贡献来自于投资贡献了5个点,来自于消费贡献了8个点,来自于外贸贡献了-4个点,今年投资和消费率的贡献有明显下降,外贸可能向0转化。从环比来看,2010年不如2009年,从同比来看,2010年还是不错的。

第三,中国经济最近的两个不确定性,一个是中美之间的汇率对抗如何收场,会给我们今年的中国外贸带来很大的挑战,最好是相互让一步,如果争斗下去,对中美都没有好处,但是美国人的态度太蛮横,美国国会议员对中国的指责,以及一些经济学家,对人民币汇率的指责是荒谬的,根本不把中国看成一个主权国家,似乎是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州,中国政府肯定不能让步,如果这一次美国吐口水,中国政府立马弯腰鞠躬,还要拿一堆钞票打发他走,那么日本人来了怎么办,他骂我们的劳工保护,骂我们的环境保护怎么办?是不是他们吐一次我们,我们就要给他们一次钱,这是我们今年年内高度的不确定性。

另一个不确定性在于未来两年非常严重的问题,尽管今年对通货膨胀能够控制住,但是如何控制住2011及2012年的通货膨胀呢?今年新增信贷是7.2—7.5万亿,这两年新增信贷是非常惊人的。这是我们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有些经济增长同比速度是可以的,今年能够混得过去,明后年能不能混过去就不知道了。对中国经济中长期的看法是四个字回答,极度乐观。今年中国人均GDP超过4000美金,在不长的时间,譬如2015年以前,中国的人均GDP将远远超过5000美金,成为中等收入的国家,在2020年中国人均GDP超过10000美金,超过发达国家,比邓小平同志预设的超过20年。2030年期间中国经济规模,我们不说政治军事力量,也不说科技力量,但仅仅从规模上来讲,2025年到2030年中国经济毫无疑问成为最大的经济体,这些推算不包括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因素。所以中长期来看,没有什么势头能够阻挡中国的崛起。

第三个事情。怎么看待资产价格。

无非是两项,一项是股票市场,一项是房地产市场,这两个市场没有泡沫。当然西方国家包括日本,包括美国的一些官员,或者是学者,喜欢说中国有严重的泡沫。但中国的A股市场有泡沫吗?如果我们有耐心比较一下,2005年到现在全球的发展中大国包括印度、南非、俄罗斯、阿根廷、印尼这些国家,中国的A股上涨幅度是最小的,而中国的经济成长是在发展中国家是最优秀的,为什么没有说俄罗斯、印度、巴西的市场有泡沫,而中国的经济市场就有很可怕的泡沫呢,当然创业板是有严重泡沫的。所以,恭喜我们的陈总把世联上市了,卖了一个天价。这是我们的A股市场,A股市场虽然没有泡沫,我们今年把A股市场命名为低风险,但同时也是低收益的一年,也就是今年全年的A股市场会和去年下半年A股市场的走势,比较气色不大,没有非常好的超额收益。所以,资本市场的机会没有去年好了,低风险、低收益。

另一项资产价格是房地产价格。03年我们提出在未来5到8年中国商品房70个大中城市新房价格翻一番,07年提出再翻一番,现在看来不用5到8年了,从一些一线城市来讲,存在房价上涨过快的问题,从非常个别和偶尔的市场,例如说海口三亚的商品住宅存在泡沫,但是在全国范围内不存在。一线城市房价上涨过快,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城市出现了严重的泡沫?与其说是泡沫,不如说中国的财富向农村流动,或者向二三线城市流动,背后是贫富分化。中长期5到8年新房价格再翻一番,所以像无锡这个地方出现2万块钱的商品房很正常,归功于三大因素,货币化、城市化、人口。货币化的意思是钱是不值钱的,而是最不值钱的。1988年到1990国有企业公务员可支配收入大约不超过100块钱,80、90块钱一个月,不错了,所以如果你问1990年退休的人多少钱可以养老,他会回答3万钱就够了,相当于他30年的工资。而现在3万块肯定是不够的,现在问多少钱给养老的,有人说200万左右差不多了。可是等你真的过了20年,2030年退休的时候,你以为200万够吗?这要看人民银行的脸色,这就是货币化。货币化意味着中国的20年信贷投放和M2投放的速度过于宽松了,可是持续这么快的发钞还是让人担心的。第二就是城市化。09年了8亿平米的住宅,市场疯掉了,真的疯掉了吗?像易小迪那样具有社会责任感,100平米一套,8亿平,800万套,能装下多少人呢?目前城市居民有户籍的6.3亿人,假设只有1%的户口,他们有改善性需求的需要,那么这2亿户将要买走800万套当中的200万套,目前农村人口户籍在城市的人口1000万左右,需要剩下的600万套,这还得假定去年提供的800万套商品住宅全部都是现房,没有一套是期房。过去的2000年到2008年中国一共提供了36亿平米的商品住宅,假如2010年4.7亿农村居民,假设一套住房都没有改善,新增加的商品住宅也仅仅能够供应2000年到2008年新增长的1.6亿人每人有22个平米的房子。所以中国的房价为什么高呢?货币化、城市化,人口化。

今年年内房地产企业的情况可以用一句话形容,钱多、地贵、存货不多。钱多,我们可以看到去年全年房地产企业的资金来源出现了1.2万亿流动性的富余,现在又增加了3000亿,但是开发商数目众多,二三线的开发商虽然众多,但是买不起地。有钱,但是地贵,为什么贵呢?蛋糕不够大,现在我们天天说怎么切蛋糕,怎么切各方都不满意。第三、是存货不多。现在在建面积只有30亿平,这包括全部的商品用房。住宅我估计在建也只有26、27亿平米。去年房地产企业用掉的土地是2.3个亿,新增加的0.9个亿。所以去年房地产企业仅仅增加了0.9亿平米的土地储备,这些土地储备的增量是不够的。去年房地产企业仅仅获得了1.1万亿的新增的银行贷款,这是低得多。这就意味着买新房和二手房,去年每卖出去一块钱自己掏9毛钱,从银行借1毛钱,所以房地产有什么泡沫和金融风险可以谈呢?

考虑到开发商的现状是钱多、地贵、存货不多。我们预期今年全年商品房销量比去年下降10%—15%,主要是因为在建面积不够大。我们预期销售金额大概比去年下降5%到10%,也就是4万亿左右。全国房价平稳上涨5%左右。考虑到2011、2012年的增长和其他的一些因素,我个人认为,房价不是由某一个人说了算的,而是由市场说了算的,除非那个人正好是上帝。谢谢!

Hello 2010 and Goodbye 2009

今年的年尾巴寒冷依旧,每到这个时节都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牢骚话要说,这一次的牢骚比往年晚了三个星期,发布的时候仍然把日期定在了12月30日,算作年底的一个总结吧。

。我们的生活。

这一年的生活平淡中有波澜,起起落落在所难免,开心中夹杂辛酸。看过不少分析血型的文章,可能A血型的确是这样,往好听了说是越来越沉稳谨慎,不好听了说是越来越慎微矫情。不过这一年仍然让我们收获颇丰,尝试着在挣扎和漩涡中努力保存自我的本性。生活就像是曾经校园里的老师,不管你喜欢哪个老师的课程也罢,厌恶它也好,每位老师都能给你不同的知识累积。

这一年虽然繁忙,仍然偷闲去过了几个城市,有些还去了不止一次,有山村有城市,有江南有水北,印象最深是杭州,无论是“龙井村—御道—九溪十八涧—苏堤白堤断桥”的暴走,还是跨年零点后的深夜里四处寻找出租车,都充满了趣味,说到底还是城市动物。

。我们的家庭。
这一年,我们的家庭都很平顺。Winnie的父亲开始享受退休的闲暇生活,我的父母也没有病痛,关心自己的健康是几位老人的头等“任务”。

这一年,Winnie和我相识了9+年,再过3个月就跨过了10年,中间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我们从一个城市变动到另一个城市,然后又迁徙到另一个城市,波折与踌躇让我们认识到了“家庭”的意义。

2009年10月,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

2010年,我们将有自己的家。

。我们的工作。
我走过了为这家公司服务的第6个年头,开始了“七年之痒”,Winnie开始新公司的第二年。在2008-2009的惨烈职业危机中,行业低迷,老板更迭,我们幸运地存活了下来,有加薪有晋升。我的工作出人意料地得到了新老板的认可,年底再现调动迹象,如果不是考虑其他因素,恐怕要创造公司的记录了。

集团内保持良好人脉是重要的,会使跨部门跨公司工作更加顺畅,在中长期内,不管是国企民企还是外企,制度约定的流程绝大部分时间还是抵不过私人关系。诚恳待人,不以对方目前境遇的好坏而区别对待,行业在不断动荡洗牌,随着大环境的波动,难免有个别专业线在公司的地位会有起伏,很难说今天失宠的老板会不会在明天成为大老板倚重的人选,而我眼见的死于所谓“政治斗争”的同事,无一不是“过分”与老板捆绑在一处的。

==========================
2009过去了,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会很感激这个年份,它让我考虑清楚了很多事情,关于家庭、关于生活、关于事业。

2010年,希望是个顺利年。

国家与骄傲

看了网上流传很广的一段视频,柴静在建国60年北京记者协会演讲赛上的参赛录像。

演讲文稿转载如下:

十年前在从拉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我的身边坐了一个50多岁的女人,她是30年前去援藏的,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治病要离开拉萨。下了飞机下很大的雨,我把她送到了北京一个旅店里,过了一个星期我去看她,她说她的病已经确诊了,是胃癌晚期,然后她指了一下床头有一个箱子,她说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帮我保存这个。这是她30年当中走遍西藏各地,和各种人:官员、汉人、喇叭、三陪女交谈的记录。她没有任何职业身份,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发表,她只是说,一百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姓雄,拉萨一中的女教师。

五年前,我采访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火车上买了一瓶1.5元的水,然后他问列车员要发票,列车员乐了,说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这个人就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他说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总是选择服从,但是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1.5元的发票,明天我们就可能被迫放弃我们的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权力如果不用来争取的话,权力就只是一张纸。他后来赢了一场官司,我以为他会和铁道部结下“梁子”,结果他上了火车之后,在餐车要了一份饭,列车长亲自把这个饭菜端到他面前说,“您是现在要发票还是吃完以后我再给您送过来?”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他说我靠为我的权力所做的斗争。这个人叫郝劲松,34岁的律师。

去年我认识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吃饭,这个60多的男人说起来丰台区一所民工小学被拆迁的事,他说所有的孩子靠在墙上哭。说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动感情了,他从裤兜里面掏出一块皱皱巴巴的蓝布手绢,擦擦眼睛,这个人18岁的时候当大队的出纳,后来当教授,当官员,他说他所有做这些事的目的只是为了想给农民做一点事。他在我的采访中说到,征地问题给农民的不是价格,只是补偿,这个分配机制极不合理,这个问题的根源不仅出在土地管理法,还出在1982年的宪法修正案。在审这个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话,这个人就说的再尖锐,我们也能播。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特别真诚。这个人叫陈锡文,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七年前,我问过一个老人,我说你的一生已经有过很多挫折,你靠什么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旁边放着一副棺材,他下车去看,那个老农民说因为太穷了,没钱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这个老人就给了他500块钱拿回家。他说我讲这个故事给你听,是要告诉你,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时的得失,要执着。这个人叫温家宝,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些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力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只有一个国家能够尊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谢谢各位。

停不下脚

从11月份开始就清闲了一些,先是去了婺源,然后三清山,然后千岛湖,回到公司上班一周,又遇到公司奖励员工去欧洲,前后算下来,一个月就这么滑过去了。这半年拍了不少照片,但每次抬手就懒,照片看着看着就关掉了,没有了一点兴致再去连篇累牍地贴blog,呵呵,累积下来,这一年几乎都是“月经”贴。

工作还是老样子,从产品档次上来讲,这个项目的产品应该算中等档次,这就意味着同样10亿年销量(签约,非意向)我们要比高端产品多跑量,也就更加累人一些。消磨过11月,12月就要为来年1月份做准备了,工作啊,揍是一个case接着一个case。

今天老板找谈话,说明年5月武汉有动作,要是我点了头同意去,估计要创造公司的一个记录了。

想起某本书曾经说,在国际各方实力均衡的情况下,联合国秘书长往往来自矛盾外第三方国家;可能前阵子选出的欧盟掌门人也缘于此因。

觉得自己还是要再积累得殷实一些。

伪命题

断断续续地看了几部正剧,《人间正道是沧桑》、《走向共和》,都是掐头去尾,略去了片头片尾的版本。网上的评论大多是“创作者视角的不同让人耳目一新”云云,但细琢磨,国人确实容易满足,它对比的参照物仅仅是中小学的历史教科书而已。

其实这几部剧,从《潜伏》开始都隐透出一个话题——信仰。正如诸多宗教所提倡的出世或者入世,导演似乎也在探讨着一个问题,初期的信仰到底是年少的激进还是理性的思考。黄浦的杨立青,北洋的袁世凯,在或激进或理性或看似中庸的派别之间都曾经有过犹豫,在体制新思维的冲击尚未完全被吸收消化的时候,当下很容易被看出缺陷的林林总总“信仰”,在当时却是需要勇气才能判断的,因为没有任何标准去判别,几千年的文人治国也没有诞生出任何有利于快速判断西方体制形态的思维工具或者思维方法。孙文学会VS青联,君主立宪VS共和立宪,无论是倾向于哪一种思潮都会给人留下“瑕疵把柄”,总会被若干年后的主流学说当作“落后分子”。

身处不同形态漩涡中的人是最为难过的,往往被同代人评价为“奸”,无论哪一派别都会把他当作难以驯服的对象,或者思维顽固者。杨立青在倾向红色思想后因摇摆时期的“错误”被开除,袁世凯在倾向共和后因摇摆时期的“首鼠两端”而被更改制度、限制权力,所有这些因为信仰而发生的“矫枉过正”往往悖逆了信仰本身所提倡的信念。

想起了历史上诸多灾难性的事件往往始于宗教信仰或者信仰的争端,而这些宗教本身却倡导着大同小异的“平和”。再想起了“居者有其屋”或者“耕者有其田”,过了若干时代后,不知道是否会被认为是飞涨价格的始作俑者。但信仰这些“信仰”的人,却成为漩涡中的潜在受害者。

如此看来,信仰或者信仰之下的理想与梦想,似乎是个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