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喧嚣,有落寞

我小时候的理想

小时候的理想简单而且纯粹,比如看到好吃的蛋糕就会想将来自己做个蛋糕师或者开个小商店,这样就可以每天“免费”吃到蛋糕了;看到一双PP的鞋子就想如果自己是做鞋的或者卖鞋的,就可以每天“免费”穿新鞋了,当然这些想法还只是停留在“一只手被爸妈拖着,另一只手放在嘴角,眼睛好奇地观望着世界”的小屁孩阶段。

再大一些的时候,比如在小学,我的理想是某一天老师突然在升旗结束后的训话里把我从“普通一兵”提升到“一道杠”,然后接下去“两道杠”、“三道杠”,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女孩的心智发育比男孩要早,因为“三道杠”和绝大多数的“两道杠”都是女生。

当有一天突然不流行戴红领巾了,改成每人一个小本子,还有一枚甚是艳羡的小徽章,这就是初中的共青团,不过我对这些好像不太感冒,老爸说小小年纪就开始“不以物喜”了,其实他不知道我这时候最羡慕的是拿着扳手拧螺母的工人。我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看着老爸单位里那些穿着被油污渍得变了颜色的工衣、背着一个工具袋的人,用现在的话说,觉得他们“酷毙了”,而且不管多麻烦的东西被他们的扳手拧上几下都会起死回生,于是我经常拿起家里工具箱中的小板子小螺丝刀这里拧拧那里捅捅,觉得很有成就感。

高中和大学是最没有理想的一段日子,只是很机械地准备高考,然后尽可能高地拿到高考分数,至于学校和专业的问题,有了分数还怕什么。大学里像块海绵一样盲目地吸收着周围的新鲜东西,认认真真地谈着恋爱,稀里糊涂地应付考试,却也没有了小时候追求理想的执拗。

现在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无数的工地,有时候可以看到有民工在脚手架上攀来攀去地绑钢筋,然后又想起小时候的那个梦想,如果今天真的不幸实现了,是不是也要和他们一样在工地上曝风曝雨了?当然,我并不是看不起这样的工作,只是积水难返,过惯了舒服日子的人总是很难或者说没有勇气再把自己投到一场大雨中淋个透心凉。

=======================
今天分享一首歌,Twins的《我们相爱6年》,当然我们并不止6年 😉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2 Responses

  1. 老是拿你和牟牟晒太阳, 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妒忌你吗

    二月 7, 2007 at 10:37 下午

  2. 事实证明,最近好象是有些被冲昏头脑的嫌疑.
    😉

    二月 8, 2007 at 8:20 上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