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喧嚣,有落寞

Hello 2010 and Goodbye 2009

今年的年尾巴寒冷依旧,每到这个时节都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牢骚话要说,这一次的牢骚比往年晚了三个星期,发布的时候仍然把日期定在了12月30日,算作年底的一个总结吧。

。我们的生活。

这一年的生活平淡中有波澜,起起落落在所难免,开心中夹杂辛酸。看过不少分析血型的文章,可能A血型的确是这样,往好听了说是越来越沉稳谨慎,不好听了说是越来越慎微矫情。不过这一年仍然让我们收获颇丰,尝试着在挣扎和漩涡中努力保存自我的本性。生活就像是曾经校园里的老师,不管你喜欢哪个老师的课程也罢,厌恶它也好,每位老师都能给你不同的知识累积。

这一年虽然繁忙,仍然偷闲去过了几个城市,有些还去了不止一次,有山村有城市,有江南有水北,印象最深是杭州,无论是“龙井村—御道—九溪十八涧—苏堤白堤断桥”的暴走,还是跨年零点后的深夜里四处寻找出租车,都充满了趣味,说到底还是城市动物。

。我们的家庭。
这一年,我们的家庭都很平顺。Winnie的父亲开始享受退休的闲暇生活,我的父母也没有病痛,关心自己的健康是几位老人的头等“任务”。

这一年,Winnie和我相识了9+年,再过3个月就跨过了10年,中间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我们从一个城市变动到另一个城市,然后又迁徙到另一个城市,波折与踌躇让我们认识到了“家庭”的意义。

2009年10月,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

2010年,我们将有自己的家。

。我们的工作。
我走过了为这家公司服务的第6个年头,开始了“七年之痒”,Winnie开始新公司的第二年。在2008-2009的惨烈职业危机中,行业低迷,老板更迭,我们幸运地存活了下来,有加薪有晋升。我的工作出人意料地得到了新老板的认可,年底再现调动迹象,如果不是考虑其他因素,恐怕要创造公司的记录了。

集团内保持良好人脉是重要的,会使跨部门跨公司工作更加顺畅,在中长期内,不管是国企民企还是外企,制度约定的流程绝大部分时间还是抵不过私人关系。诚恳待人,不以对方目前境遇的好坏而区别对待,行业在不断动荡洗牌,随着大环境的波动,难免有个别专业线在公司的地位会有起伏,很难说今天失宠的老板会不会在明天成为大老板倚重的人选,而我眼见的死于所谓“政治斗争”的同事,无一不是“过分”与老板捆绑在一处的。

==========================
2009过去了,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会很感激这个年份,它让我考虑清楚了很多事情,关于家庭、关于生活、关于事业。

2010年,希望是个顺利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